在《漫威復仇者聯盟》中創造瓦干達的世界

0 0
在《漫威復仇者聯盟》中創造瓦干達的世界

帝查拉在「瓦干達之戰」資料片中是已統治王國多年的王,持有《漫威復仇者聯盟》的玩家現可免費下載遊玩

PlayStation的粉絲們好!我們剛發佈了《漫威復仇者聯盟》迄今規模最龐大的資料片——瓦干達之戰,主打我們的新可操作英雄黑豹、大量危險的新敵人類型以及數小時的新多人遊戲內容。不過今天我們想跟大家稍稍分享關於故事這方面,並提供一些在製作設計上的見解。

如同我們的主線戰役,「瓦干達之戰」是以《漫威復仇者聯盟》宇宙為背景所講述的原創故事。帝查拉統治著瓦干達這個主權獨立、科技先進的國家,擁有豐富的稀有隕石合金儲備,名為汎合金。當邪惡的尤里西斯‧克勞突破瓦干達的邊界闖入國境內,帝查拉不得不挑戰自己對他人的不信任感,轉而與復仇者聯盟合作以共同擊敗仇敵。

在設計這個故事時,我們的敘事團隊(敘事總監Nicole Martinez、遊戲編劇Hannah MacLeod和Jessica Krause、以及敘事設計師Keano Raubun)認真思考黑豹的漫畫史,以區分出他在人物角色和敘事上的必要和非必要元素。舉例來說,帝查拉的父親帝查卡之死就是必要事件之一,總是會以某種形式出現在黑豹的故事當中——十分類似彼得‧帕克的班叔叔,所以我們知道這也是必須保留在我們故事裡的元素之一。

克勞的出身是另一個我們不能忽略的元素。在漫畫中,他是潛入瓦干達竊取技術的戰犯之子。在「瓦干達之戰」裡,我們改寫了他的出身,好為遊戲開啟一道通往刺激新戰鬥場景的大門,包括兩名新反派 ,並加入多種新敵人類型。

在我們的故事重述中,克勞仍跟在漫畫中一樣是個聲學物理學家,好讓我們能夠將配備聲音驅動武器的敵人導入遊戲內。這也意謂著我們可以將尤里西斯‧克勞 (Klaue) 的人形轉化為他的音怪另我——克勞 (Klaw)。

我們為故事添加的另一個新點子是納入惡名昭彰的「交叉骨」作為克勞的上尉。交叉骨之戰是我們獻上的全新反派對峙刺激體驗之一,玩家將迎戰交叉骨堅不可摧的盾牌和重型攻擊武器。

我們在塑造舒莉這個角色時,跟處理克勞這角色一樣,從漫畫中汲取了許多靈感。我們喜歡她在這些故事中的青春洋溢、存在感以及主導力,這些特徵也都會出現在我們的故事版本裡。舒莉和帝查拉在「瓦干達之戰」中就如何對付克勞存在分歧,而我們認為該衝突能使我們對這些角色的詮釋有別於其他典型化身。以新的方式來體驗這些人氣角色,應該別有一番樂趣,因此我們耗費大量時間,力求將角色陣容中的每一位塑造成跟他們在漫畫書和電影中的典型化身有所不同,而不僅僅只是將他們在其他媒體中的人物形象複製到我們的遊戲內。

我們的帝查拉版本自然也該與眾不同。相較於電影中的黑豹才剛登上王位,「瓦干達之戰」所描繪的帝查拉卻早已領導王國多年,散發著一股電影中所看不到的自信和把握。 

他跟每一位復仇者的關係也只存在於我們的故事當中,可謂獨一無二。團隊內部將新英雄配置於類似「家譜」的樹狀圖上,以便於我們確定他們在復仇者家族中所扮演的角色:史帝夫‧羅傑斯就好比是「爸爸」;娜塔莎和卡瑪拉各像是「大姐姐和小妹妹」;而索爾就好比「健美老大哥」等等。我們為黑豹定位的角色則是「死黨的爸爸」——就像是你到好友家作客,見到人家的爸爸,巴不得那是自己的爸爸那種感覺。挺有趣!

為了讓帝查拉跟「瓦干達之戰」的其他新角色栩栩如生,勢必得要網羅一線的配音陣容。我們是以Christopher Judge(《God of War》)作為撰寫帝查拉這角色時的靈感,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我們並不認為能夠延攬到他來參與這個專案。在我們這行業中,不太常有如願實現第一選擇的機會。因此當他真的跟我們簽約了,實在令人喜出望外!我們知道Judge絕對能夠體現我們劇本的情感份量,特別是跟舒莉對戲時(她是由另一位《Westworld》裡的重量級配音演員Erica Luttrell擔綱)。舒莉和帝查拉的關係是「瓦干達之戰」故事的核心,因此要找到像Judge和Luttrell這樣能夠以表演撐起場面的強度和情感張力的配音演員,正是我們選角時最關鍵的考量。 

要寫出既能尊重黑豹的精神特質,又能導入原創元素的故事,實為棘手,不過我們自認在這一輪擴充內容中達到了新舊之間的完美平衡。「瓦干達之戰」資料片為遊戲既有的豐富內容再添超過25小時、跨數個劇情戰役的單人故事內容,9個可操作英雄,以及最多4人的多人合作模式。此外,我們還會定期推出新模式與活動,以及大量以漫威漫畫和電影為靈感設計的服裝,供玩家自訂最喜愛的超級英雄。

※ 遊戲及內容的推出日期可能視地區/國家而異。
※ 以上內容如有任何修改,恕不另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