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st of Us》首集核心——父愛

1 0
《The Last of Us》首集核心——父愛

Naughty Dog和HBO劇組人員回顧《The Last of Us》開篇內容的重要性。

喬爾的生活在一個可怕的夜晚被永遠地改寫!正如玩家初次踏入《The Last of Us》的世界那樣,喬爾、莎拉和湯米共同目睹喪屍真菌的爆發,一個夜晚世界翻天覆地,也為這一系列的世界奠定了基調、風格和基石。無論你的這段體驗開始於近十年前,或是近期才在PlayStation 5主機上發行的《The Last of Us Part I》、亦或是HBO的《The Last of Us》影集,喬爾那悲慘的一夜作為開端足夠震撼,也很好地解釋了他和艾莉在遊戲中的後續旅程。

為了幫助我們了解這片頭的成形過程、以及它至今的影響力,Naughty Dog團隊和HBO劇組人員在此公開他們最初為了創造像這樣能引起共鳴的開場所投入的心血,以及《The Last of Us Part I》如何賦予這些時刻煥然一新的詮釋。


如果你還未玩過或觀看過《The Last of Us》,接下來將會有劇透!


《The Last of Us》首集核心——父愛

最後拍板的片頭

儘管開場是《The Last of Us》能在玩家心中留下初步印象的機會,Naughty Dog團隊顯然在整個開發過程中反覆修正和調整了這個片段。其中影響最大的一點,就是玩家本來可以早點開始操作喬爾這個角色。

「遊戲的開場其實是我們在製作《The Last of Us》時最後才拍板定案的其中一個部分,」Naughty Dog總裁暨《The Last of Us》聯合總監Neil Druckmann分享:「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計劃讓玩家扮演喬爾,而不是莎拉。然後扮演喬爾的你會聽到鄰居家傳來的騷動而前往查看,結果發現他們受到感染,你就急忙回去帶著女兒出逃,……剩下的一切在最終遊戲版本裡都按著原本的計劃進行。」

但是透過喬爾的視角來展開這段冒險旅程體驗,對團隊而言似乎有些似曾相識。因為想跟同體裁的其他遊戲故事有所區別,在一次針對設計進行的腦力激盪討論中,就有了改成扮演莎拉的想法。而這根據Druckmann的說法:「似乎讓一切都變得明朗化。」

他繼續說到:「感覺那是對這故事的一個十分獨特的詮釋方式。事實是,透過一個無辜而天真的孩子來看待所發生的事,讓一切變得更加詭異可怕,而那就成了我們的指路明燈。」這確立的視角影響到整個團隊對開場的詮釋手法。

「任何聽到的聲音都有原因,任何聲音都伴隨著某種情緒」SIE的聲音總監暨原作《The Last of Us》音效負責人Phil Kovats解釋,並指出從莎拉的視角出發,讓開發人員更能導出莎拉在神祕的黑夜裡被驚醒時的真實心情。

「她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壞事,但是找不到父親,」Kovats解釋。「那種失聯的感受和憂慮必須被描繪出來,因此我們透過在寂靜當中摻雜著電視的喧鬧、或是震動整個房間的爆炸聲……以營造出在那個當下明顯的緊張和不安氛圍。」

像這樣的片段,絕對需要相應的藝術指導。在莎拉入夜後從迷惘中醒來前,她跟爸爸待了一段時間,我們可以從中看到她跟喬爾之間的父女情。這是流露情感的關鍵時刻, 開發人員希望玩家在整段鏡頭拉開序幕時能感受到那樣的羈絆。

「喬爾跟莎拉的關係必須在遊戲開頭就建立好,」藝術總監Erick Pangilinan表示。「在運鏡時,我們刻意透過溫暖的燈光來讓他們看起來更親密,營造出父女情深的氛圍。我們採用非常柔和的燈光,帶有家的溫馨愜意。而當情況開始惡化,我們就將燈光拉遠,這會製造緊張氣氛,拉長陰影,在場景中創造更強烈的對比,先讓玩家置身在黑暗當中,再將他推向光明。」

在畫面的呈現上,就是將莎拉推向這迅速陷入混亂的世界中的任何一絲希望。喬爾終於回到家裡,當他跟弟弟湯米帶著莎拉開始一路出逃,黑夜的沉重開始悄悄滲入莎拉的生命。在這一段精簡的鏡頭內,我們必須把握每分每秒,將故事、角色和情節傳達給玩家,同時又要忠於那個時刻應有的實情。當湯米和喬爾商討著要如何應對這世界的恐慌狀態、甚至還起了爭執時,玩家將操控著莎拉,以全方位視角看著這三個人駕車亡命天涯……

Pangilinan在談到開發人員如何營造場景中的情緒時指出:「上車後,你開始感受到緊張的氣氛,因為看到經過的警車都亮起不斷旋轉的警示燈。你還會一路看到各種小插曲,像是燃燒的房子、被車頭燈照亮還留在原處的家庭等等,舉目所見怵目驚心。」

Druckmann解釋:「在那段車程中有一件很重要的事發生,就是來了一個家庭向他們求助,而喬爾的反應是:『別停下來,我們不知道他們是否被感染了。』在那一刻,我們看到了喬爾真實的人性。」

這段車程最終演變成穿越城鎮的絕命大逃亡, 喬爾的車遭到另一名駕駛攔腰側撞,那一刻的情勢變得更加嚴峻,同時也讓開發人員有了調整場景視角的機會。

Druckmann描述:「你突然在一陣騷動當中切換了角色身分,正在打破窗戶。現在是你拉著莎拉,你不再扮演女兒,而是父親。」

「由於這個階段是在接近開發尾聲時完成,設法要總結遊戲的混亂思緒就這麼滲透到正在發生的混亂場景中,讓我們更能真實體現那種在情感上的迷惘、混亂與脫節,不知將會發生什麼事,」Kovats解釋。

當喬爾帶著受傷的莎拉遠離喧囂的人群、咆哮的感染者和熊熊烈火時,混亂到了極點。就在他以為終於逃離現場,卻愕然發現有槍對準了他,一名士兵顯然收到了開槍的指令。喬爾為了要保護女兒,在士兵開火時轉身,卻還是不夠。在這嚴峻殘酷的一刻,喬爾失去了他的世界!

「莎拉就這麼死了,實際上很難讓人理解,」Druckmann解釋。「我錯誤地向配音演員Troy Baker 誇大宣傳那一幕,只顧著強調它的影響力,因為它為餘下的故事做好鋪陳。然後等到我們實際拍攝時,我總感覺到一股矯情,似乎過度戲劇化。」

雖然演出十分感人,以至於當天有些工作人員甚至必須暫離片場,但是到了為遊戲進行剪輯時, Druckmann發現原始拍攝的鏡頭並沒有真正捕捉到他想要的意境。幸好,團隊在動作捕捉階段又再嘗試拍攝了那個片段。

Druckmann表示:「我感覺還不夠到位,還可以更好。我不得不放下身段,因為我認為身為總監,就該說出實情,不論好壞。於是我只能承認:『是我犯了錯,我們應該再繼續嘗試』。」 

進一步理解Druckmann想要透過鏡頭傳遞的訊息後,團隊終於在第二輪詮釋出那一幕的實情。

「到了第二回拍攝時,我告訴大家:『你們不要只想著這是一場悲劇,專注在實際該做的事上。莎拉受傷了,該把她帶到哪裡去?你得先將她扶起。她正在痛苦掙扎,所以要幫助她減輕疼痛。』我想要盡可能保持務實,因為那一幕本身已經夠悲慘了,我們不需要再更強化它或增加戲劇性,只要做好技術性的部分,其它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重溫經典時刻

透過目前在PlayStation 5推出的《The Last of Us Part I》(PC版於3月4日發行,可在SteamEpic Games Store進行預購),Naughty Dog 重新詮釋了這段經典開場以及整部初代作品。面對像這樣重要的片頭,就跟進行完全重製一樣,團隊力求尊重原創故事以及原作的遊戲體驗,再利用現代技術來加以強化,以盡可能帶出鏡頭所要傳達的意境。

Bryant Wilson 表示:「原作對情緒已經掌握得十分到位,但透過我們可以利用新骨架、新臉部設定所做出的效果,團隊真的能夠突破以往的極限。」

「現在你可以看到喬爾在警告湯米注意安全時臉上顯露的緊張。當湯米努力用門將一群感染者阻擋在外,他能看出湯米在拜託那些人快逃。就這麼看著這些動畫細節,就足以讓你產生更深刻的情感共鳴,而你初次觀看時或許並沒有那麼強烈的感受。」

所有在《Part I》完成的工作都回歸到在鏡頭內如實呈現不加渲染的情感,比以往更細膩且刻畫入微,包括喬爾、湯米和莎拉在車內沿途看到的一切、鎮上傳來的刺耳噪音、以及非玩家角色對四周慘狀的反應等小插曲。

Wilson解釋:「他們對環境的反應比在原作中所呈現的更加真實得多。」

當然,對團隊而言,關鍵就在既要將這最後時刻的情緒詮釋出來,同時還要保留原作已經完成的工作。

「我們想讓一切都背光,把燈光集中在你身上,拍出更明顯的輪廓,」Pangilinan解釋。「我們刻意讓那名士兵離你很遠,創造出距離和冷漠感,讓你看不出來他想做什麼,卻意識到有危險。那些令人不安的陰影讓這最後一刻始終充滿緊張和不確定性。」

10年後,Druckmann和執行製作人Craig Mazin透過《The Last of Us》電視影集,以全新的方式重新又詮釋了這整段片頭。現在觀眾知道(如果你還沒看過,有劇透!)許多老粉絲所期待、熟悉的情節轉折都在那裡,但是這部HBO影集的第一集卻花了較多時間在這夜以外,並找到了新的方法來挑起這片段的緊張和恐怖情緒。

「我認為自己跟Neil都很興奮,發現其實可以為喬爾和莎拉的關係加入一些背景,並且透過莎拉更深入探索,」Mazin表示:「而我們做不到的是將自己的感受和玩家的感受帶給觀眾,對玩家來說,當他們一開始進入遊戲,然後扮演莎拉,經歷了醒過來時發現找不到父親,於是下樓要一探究竟……我們沒辦法用相同的方式將這些體驗帶給觀眾。」

我們更多看到是喬爾和莎拉、以及他們的關係,然後才慢慢進入那些災難性的重大時刻。Druckmann解釋他們的作法:「我們讓觀眾看到他們起床、共進早餐、莎拉上學、拿著爸爸的錶送修等等,為疫情的爆發留下伏筆。」

「但比那更重要的,是更深入建構這些角色,特別是莎拉以及她跟喬爾之間的羈絆。」另一個不同點是對湯米的詮釋,影集花了更多時間在湯米這個角色上,讓大家對疫情爆發前的他有更詳盡的認識。其中一些元素原本並不存在,而是在Druckmann和執行製作人Craig Mazin跟團隊為試播進行重新拍攝時才出現。

「首播中的早餐場景,在我們最初拍攝時,原本湯米並不在場。我們有預算可以為試播重新拍攝一些內容,而那就是我們想出來的其中一個點子,」Druckmann表示:「我們讓湯米加入早餐那一幕,還有喬爾接到電話要去將他保釋出來的一幕,也是重拍的一部分。」

「你很快就在首播中看到湯米不僅能照顧自己,事實上,是他救了喬爾一命,」Mazin表示。「誰需要救助、跟誰會來救援這個有趣的概念,將會是我們反覆不斷要呈現的主題。」那些加拍內容對演員來說也有其必要性,因為從一開始就看到鞏固這家人間的聯結,特別是喬爾和湯米的關係,是這部影集的一大要素。

「我想要帶來一點平衡,是喬爾所不具備、卻能在湯米身上看到的特質。我們在影集一開始就看到這一家人,在遊戲裡也是,所以希望能在影集中賦予他們生命,詮釋家人間真實的親密感和愛,以及對彼此的重要性,」在《The Last of Us》裡飾演湯米的蓋布瑞魯納解釋:「我是喬爾的弟弟,常常會激怒他、害他總為我擔心,但我同時也是最忠實的家人。無論我們平常再怎麼互損,在緊要關頭時,總是能找到對方幫忙。」

對飾演喬爾的演員佩德羅帕斯卡而言,了解這整段片頭背後的心境和情感,才能讓他和觀眾真正認識喬爾這個人。 

「我認為喬爾的失落是他作為一個角色存在的核心,因為在我看來,他跟女兒一起死了,在他自己眼中,繼續活著實際上是一種空虛的運作,」Pascal表示。「我認為他看不到自己,而這讓他有可能做出非常黑暗的事,因為失去了跟愛女同在的亮光,這對他而言意義重大,他不再將自己當作人來看待。」

這部影集一方面遵循著原作的藍圖,同時也找到探索這個世界的新路線,更進一步鞏固了《The Last of Us》的核心就在於其中的角色,無論是透過哪一種媒體來呈現。 

帕斯卡分享:「我完全能理解這傢伙的心情,再也不想慶生、覺得自己的整個世界渺小無用。對他而言,女兒和弟弟(除了這個小家庭,我們不曉得還有什麼)就是他的一切,直到他的整個世界完全開始分崩離析。」

首播中最令人悲傷的一刻,跟在遊戲裡一樣,當然就是莎拉的死。雖然Druckmann已對遊戲版本的詮釋頗有心得和經驗,但是對負責指導首集的Mazin而言,電視版本也有自己要面對的挑戰。

「我們是在夏初進行拍攝,地點在卡加立最北端,那意謂著夜晚很短。所以每當太陽一下山,我們就得跟時間賽跑,確定該拍的都拍到了,」Mazin解釋。「我們還得搞定出血裝置(blood rig) 等製作電玩遊戲時不需要去煩惱的一些細節…… 除此之外,還有狂風和各種自然因素要對抗。而在這一切混亂當中,就只靠兩個人努力演出這重要的時刻。」

Mazin稱讚演員佩德羅帕斯卡和妮可帕克的演出,讓這重大的一幕得以真實呈現在觀眾眼前。

「妮可確實有她獨到之處,特別是在詮釋痛苦、恐懼等種種負面情緒上,我認為許多人都難以掌握,而她卻能瞬間進入狀況,表現非常出色,」Mazin表示。「佩德羅的詮釋同樣可圈可點,從喬爾最初不斷地否認莎拉的死,直到再也無法掩蓋實情。我最喜歡的其中一小段演出是在最後…… 喬爾抱著莎拉,他的眼睛突然睜得好大,彷彿在那一瞬間,終於清醒過來:『不!不!』然後徹底崩潰。」

透過電視影集,以全新的方式來觀看這段片頭在眼前展開,讓新舊粉絲都有機會能夠以新的視角來看待那些從此改變喬爾一生的事件。而《The Last of Us Part I》為老玩家和有興趣親身體驗這段開場及完整故事的潛在新玩家,加強了喬爾、莎拉與湯米的故事份量與情感體現,同時賦予這經典故事新的生命,利用最先進的技術為玩家帶來最具沉浸感的遊戲體驗。

《The Last of Us Part I》目前已在PlayStation 5發行,PC版3月4日正式發售,SteamEpic Games Store已開放預購。《The Last of Us》則在有線電視台HBO和串流平台HBO Max上播出。

※遊戲內容推出日期可能根據不同地區/國家而有所調整。
※以上內容如有任何修改,恕不另行通知。

加入對話

留言

留言時請保持友善。

請確保您的留言內容友善,體貼,並具有建設性。

1 留言


    Loading More Comments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