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l Then》的小遊戲從平凡時刻創造不凡深度

0 0
《Until Then》的小遊戲從平凡時刻創造不凡深度

看看哪些小遊戲是開發人員的最愛,又是如何為故事畫龍點睛!

《Until Then》是一款令人驚豔的敘事冒險遊戲,背景設在充滿菲律賓特色的迷人像素風世界。玩家所扮演的主角馬克,努力地在適應忐忑不安的高中日常生活,直到他開始意識到一些更神祕的事情正在發生。除了忙於準時繳交作業、處理人際關係、練鋼琴和調查這期間發生的不尋常事件,開發人員還在整個故事中加入討喜的小遊戲,為原本可能稍嫌單調的時刻創造深度和樂趣。 

舉例來說,原本只是為了緩解飢腸轆轆而走去魚丸攤,卻演變成一場激烈競賽,看誰能最快將魚丸棒插滿!想更充分體驗遊戲嗎?那就跟凱西和馬克玩玩「遊戲中的遊戲」,比賽看誰車速最快。當然囉,要是少了像「打地鼠」這樣的經典攤位遊戲,跟好友同樂的園遊會還有什麼看頭? 

除了純娛樂性質,《Until Then》的小遊戲還會以獨特的方式引起共鳴。開發團隊成員對於哪個小遊戲更為脫穎而出,持有各自不同的看法。

創造互動式世界建構的小遊戲

Polychroma Games的遊戲總監Mickole Klein Nulud,對遊戲第1章的自動售票機情有獨鍾。「我在大學時期就一直使用它們,所以特別有股懷舊感。」Nulud表示。「我將真實世界的使用者介面詳實地複製到遊戲裡,這個過程對我而言十分有趣。」

在遊戲裡加入像自動售票機這樣的環節,是為了打破遊戲偏重對話的性質,以創造互動式世界建構的時刻。「這為玩家將獲得的體驗奠定大致的基調,儘管小遊戲可能再平凡不過,卻真實貼近生活。」Nulud補充道。

展現角色發展的小遊戲

資深環境美術師Pia Demanawa最愛的小遊戲「市集裡的鬼屋」,是向菲律賓文化致敬。「Perya」是塔加拉語,代表「市集」,類似園遊會。這些為期一週的活動貫穿全年,是菲律賓慶典的特色之一。從遊戲攤位、遊樂設施到小吃攤,應有盡有,市集是老少咸宜的娛樂場所。

《Until Then》在第10章還原此情此景。馬克在園遊會上遇到一名新生,稍微開了點玩笑,他打賭自己能在鬼屋裡比她嚇到更多人。然後你有兩分鐘的時間在毛骨悚然的迷宮裡追逐非玩家角色,每成功驚嚇到一個人就能得分。

「從表面上看,[鬼屋] 使用了菲律賓神話的元素,像是Kiwig [會捕食人類的變形物種] 和美濃川 [外型像龍的巨鳥,能吞噬月亮和太陽]。」Demanawa分享︰「小遊戲的美術設計師Vanessa Sumo用典型的亞答屋和時不時冒出來的雞,真實從內部概括性地體現低成本菲律賓主題鬼屋的樣貌。藝術總監Dominique Duran還從2012年以RPGMaker製作而成的恐怖遊戲《Ib》汲取到美學靈感,我認為這是對邪典故事遊戲的絕妙致敬。」

在不透露過多劇情的前提下,這個兼具競賽和鬼屋性質的小遊戲,為《Until Then》的主角馬克創造了一個特別的時刻,不是透過典型的對話,而是透過在小遊戲裡的角色互動,陳述更多故事細節。

「基於這一點,我認為要是少了它,這一章就不算完整。」Demanawa補充道。「玩家有必要看到這兩名特定角色的性格發展和散發的魅力,我想,這會讓你不由自主地為他們高興、歡呼。」

預示故事事件的小遊戲

有些小遊戲可能太過低調,容易讓人錯過。程式設計師Joshua James San Juan很愛跟學校告示板互動。「這既有趣又療癒。」他分享道︰「好比在拿掉大頭針後,看著公告文件散落一地,還發出『啪』的一聲!」  

而密切注意告示板上詳細資訊的玩家,甚至可能會發現一些關於遊戲後續發展的啟發性線索。「我認為這是個十分巧妙的作法,在不明說的情況下,顯示或暗示正在發生和未來將要發生的事件。」San Juan表示。「它同時也為故事背景提供一點傳說資訊,有助玩家更了解這個世界。」

讓人輕鬆一下的小遊戲

這自然在意料之中。Kyle Patrick Naval是遊戲的作曲家,特別青睞像「吉普尼」這樣的節奏小遊戲。「我熱愛節奏遊戲,為這一特定小遊戲製作音樂是個很有趣的過程。」他分享道。

有些小遊戲不見得帶有敍事目的,卻能為遊戲玩法增添變化,同時讓玩家從緊張時刻抽身,獲得一點喘息。「我認為這可以讓角色暫時放下手邊的事,如人們所說,去享受平凡的小事物。」Naval表示。「這讓玩家有新的小遊戲可以探索和遊玩,並期待在遊戲裡有其他的驚喜發現。」

《Until Then》絕無冷場——從友誼競賽和引人入勝的小遊戲機制,到美不勝收的景色和令人飆淚的故事情節,保證讓你充分體驗情感與互動的高低起伏。

※遊戲內容及推出日期可能根據不同地區/國家而有所調整。
※以上內容如有任何修改,恕不另行通知。

加入對話

留言

留言時請保持友善。

請確保您的留言內容友善,體貼,並具有建設性。

發佈留言